980*70
浙江在线  >  金东新闻网  >  阅读影评
小劢叔叔的牛伢郎文化
2017-06-05 09:21:00来源: 今日金东 邢世樟

  农村里把耕牛买卖的中介人称为“牛伢郎”。

  我的大叔叔是金华颇有名的牛伢郎。当年,无论在金华地区还是杭嘉湖地区牛市,只要提起“小劢”这个名字,就知道那是洞殿里(源东乡古代的别称)一个地道的牛伢郎。现在村上很多年轻人只知道小劢叔叔做过牛伢郎,却不知道他已是牛伢郎“家学”的第四世传承人。

  小劢叔叔从小懂事,十六七岁的年纪就在牛市里崭露头角了。秉承“三百六十行,行行出状元”的想法,事事又恭礼谦学,小劢叔叔很讨人喜欢。他常年跟着父亲希玉和叔叔锦荣在金华南市街、塘雅镇牛市买卖耕牛。有家长的言传身教,加上自己天资过人,在牛市里耳濡目染,偶尔也在茶馆向同行前辈讨教,小励叔叔很快学到了扎实的基本功。牛堆里,他通过观察牛的眼睛、牙齿、皮毛、颈的长短、峰的高度,可以一下看出牛健康与否、年龄大小、体力如何、还能耕作几年。

  在解放前,耕牛是农户最主要的生产资料之一。俗话说:“牛绳三钱重,千石田摇摇动。”买卖一头耕牛是很重要的事。买的牛万一出了问题,很可能导致家庭破产,所以交易需要专业人士,为买卖主家的利益仔细考虑。因此,当一个牛伢郎不能只想着赚钱,还得时时为农民的切身利益着想。

  小劢叔叔原名叫邢子炉,“小劢”是绰号。在村里,他明晓得自己吃了点亏,却依然乐于助人为先,从不去计较什么,因而人缘极好。1949年5月,全村人一致拥举他当了首任村长。1961年,为了扎实巩固人民公社化的农业生产,大队决定用各生产队的现有耕牛以大换小,赚取空间利润筹建村粮食加工厂。当时,村里8个生产队的16头耕牛全由小劢叔叔把关。那一年每个生产队只卖掉一头大耕牛,基本卖价在1300元上下。各队不仅添进一头小耕牛,还为大队农业生产基础建设筹备了第一桶金,款额达6400元。

  可就是这样一个坦荡荡的人,却一直守着一个秘密,那就是牛市行话。这种外人根本听不懂的话是牛伢郎在牛市做交易时使用的,一是为了在交易中避免不懂行的主家乱插话,二是有拒他人门外而搞小圈子之意。小劢叔叔从不在牛市外展示牛市行话,我也是中学毕业那年,跟着小劢叔叔到牛市逛了几次,才窥探到其中的一些奥秘。

  比如,牛伢郎在报价时,皆以心价除以100。如果一头牛的价格是1500元,牛伢郎便会说“加泡”,代表“十五”的意思。如果另一牛伢郎向对方伸出2个手指,嘴里说着“一直”,就是还价200的意思。若卖家的底价是1445元,则会说最多退“两插(五十五)”。

  成交后,主家肯定会给以百分之一到五不等的辛苦费。小劢叔叔说,虽然主家听不懂牛市行话,但完全不必担心代表自己的牛伢郎与别人串通一气而占便宜。行话的使用与相牛一样,行内人自有行内的德操和信誉支撑着。

  后来在1989年的夏天,小劢叔叔和我父亲坐在一起聊天。因为聊到改革开放后,农村里合用拖拉机耕田的多了,小劢叔叔担心,牛市行话以后也会慢慢消逝。他用有点沉重的语气跟我说,别看这些东西现在似乎没多大用处了,到将来肯定还会重新时兴的。于是,我便按照小劢叔叔说的,将牛市行话的数字一一照搬记着:

  一(旦底)二(工空)三(横川)四(横目)五(破丑)六(断大)七(皂底)八(分叉)九(破丸)

  十(一梱)二十(绕便)三十(一掿)四十(一歇)五十(一叉)六十(一乎)七十(一勺)八十(落花)九十(落足)一百(一直)

  十一(加子)十二(加调)十三(加掿)十四(加苏)十五(加泡)十六(加早)十七(加岁)十八(加涨)十九(加头)

  廿一(吊货)廿二(虫都)廿三(吊掿)廿四(吊苏)廿五(吊木)廿六(吊早)廿七(吊扇)廿八(吊涨)廿九(吊头)

  卅一(掿王)卅二(掿吊)卅三(两掿)卅四(掿苏)卅五(掿木)卅六(掿早)卅七(掿扇)卅八(掿涨)卅九(掿头)

  四十一(歇锅)四十二(歇调)四十三(歇掿)四十四(两歇)四十五(歇木)四十六(歇早)四十七(歇扇)四十八(歇涨)四十九(歇头)

  五十一(插货)五十二(插调)五十三(插掿)五十四(插苏)五十五(两插)五十六(插早)五十七(插扇)五十八(插涨)五十九(插头)

  六十一(乎货)六十二(乎调)六十三(乎掿)六十四(乎苏)六十五(乎木)六十六(两乎)六十七(乎扇)六十八(乎涨)六十九(乎头)

  七十一(皂货)七十二(皂调)七十三(皂掿)七十四(皂苏)七十五(皂木)七十六(皂早)七十七(两皂)七十八(皂涨)七十九(皂头)

  八十一(花王)八十二(花调)八十三(花掿)八十四(花苏)八十五(花木)八十六(花早)八十七(花扇)八十八(两郎花)八十九(花头)

  九十一(足王)九十二(足调)九十三(足掿)九十四(足苏)九十五(足木)九十六(足早)九十七(足扇)九十八(足涨)九十九(两郎足)

  这些行话大多数用源东乡本土的方言发音,有些能从字形上找出规律。我对朋友们说起牛市行话,他们每每兴趣十足。小劢叔叔是在1992年去世的,享年72岁。他固然不知道牛市行话现在可被称作一种“传统文化”了,但小劢叔叔当年说牛市行话将“重新时兴”,确实挺有远见。

  责任编辑:楼冀阳

分享到:
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