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0*70
浙江在线  >  金东新闻网  >  阅读影评
理想小城的模样
2017-10-11 11:29:01来源: 今日金东 徐海蛟

  一座理想的小城应该是怎样的?就像一位理想的恋人,对于生活在其中的人格外重要,因为需要每天相处,时刻相见。这样理想的小城,在浙江是有的,若要在浙中寻得一处,我以为金东是首屈一指的。

  金东有着绝佳的地理位置,她既不偏僻到需要你去灯火阑珊处寻觅,也不直接到就在大门口候你。她位于浙江中部金衢盆地,东邻“国际小商品之都”义乌,南连中国五金城永康,西接金华城区,是浙中城市群的内核,也是金义黄金主轴的重要节点。金东是一座古老的新城,有这个新名字也就十来年时间,她脱胎于先前的金华县。这样古老又全新的城,往往有着别样的气质,她既有开疆拓土,在大地上重构蓝图,创造全新格局的锐气,又有着岁月积淀下来的成熟与古典的气度。所以,走到金东,你首先会被这座城市的“新”所吸引;她时尚、靓丽、大气、便捷,她高楼林立,外墙面散发着现代的质地;她街道宽敞,人口不多,你在金东的街上开着车,一定会有心闲气定之感。

  若是住几日,你又会渐渐爱上她的“旧”。早在4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,金东的土地上就绽放了第一朵文明之焰。婺州先民利用当地的土制造陶器,三国时烧制青瓷,所产青瓷茶具已蜚声华夏。陆羽《茶经》中记载:“碗,越州上,鼎州次,婺州次。”在中国陶瓷史上,出现过成千上万个窑场。一般窑场的烧造历史多为几十年、几百年,近千年的寥寥无几,而连续烧造3000多年的窑系,唯婺州窑!这是金东的“旧”处。它的文明开启得那么早,在泥土与火焰的对话里,古婺州就有了自己不可被岁月磨灭的光彩。

  金东的“旧”还在于那些保存完好的古村落,古村落遍布于城市周遭。它们并未在时光里衰败,而是获得了新时代的洗礼。人们小心翼翼守护着这一方方过去理想的居住地,让它们成为金东的另一种风景。在傍晚的余晖之下,漫步到琐园、蒲塘这样的古村落,你能感觉到岁月的积淀,时光正将这些村庄打磨得恰到好处,有如木珠子上透出来的包浆。这是金东的底气,这些古村落的存在,印证着崭新的金东有着一个悠远的来处,仿佛一位大家闺秀,有着书香门第的出处一般。

  “新”与“旧”是在探讨一座城市的过往与未来。说到这座小城的气质,我想金东则是浪漫的。在金东,一年四季有花可看,有竹可赏,有流水的声音可以倾听。金东的花,最有名的当数源东乡,那是浙中桃花源。顾名思义,称为桃花源者,自然遍植桃花,确实,源东是中国“白桃之乡”。春来,漫山遍野的桃树以只许世界见一次的美向阳而开。你沿路穿行,经过施堰头村、长塘徐村、东叶村、白水岩景区、丁村、丁阳岭村……每一站,每一村,每一个驻足之地,都有桃花像海上的波浪一般在雀跃,在伸展,在涌动。你还能说什么呢?还能记录什么呢?这一树一树的花,每一朵都是一个会呼吸的字,每一树都是一个小小的章节,它们已经写下了天地间所有的美,再不需要我们的文字了。

  源东乡另一可看则是牡丹,源东有一座大型的牡丹园。我到的时候,恰好初春,满园牡丹已经盛开。这是让我有些许惊讶的,牡丹盛产于长江以北,我所途经的江浙城市很少能够见到。而源东的牡丹园里,各色牡丹却争相竞妍。更让我喜悦的是,无意间闯入坡阳古村的一个旧宅子,竟遇到了一棵开得鼎盛的红牡丹。红牡丹主人告诉我,这是他们老祖宗手植的花,该有几百岁了。他这么一说,我对这棵牡丹树油然生出了一股敬畏之情,花比人更耐得住光阴,几百年后,她依然年年盛开,依然青春动人。主人又告诉我:“牡丹是吃荤的,喝点骨头汤,放点肉骨头才长得更好。”由此,我更相信万物有灵了。

  金东的花,最惊艳的当数曹宅镇的横腊花海。那是一片芝樱,我不知道最初是谁有了一个大胆的想象:让芝樱铺满整个山坡,这样一来,横腊就有了一座烂漫的山。车在盘山公路上七拐八弯,远远地,我们就望见了那成片粉彩。恐怕只在水彩画里才见过这样密集,这样鲜亮,这样铺张的色块。车终于停下,漫山遍野的粉色扑面而来,仿佛漫山的流泉,要满溢到我们身上了。这份气势让人突然迈不开步子来,定定地怔了几分钟,抑制住狂跳的心,我才迫不及待地向着这粉色山坡深处走去。这是金东所能给出的最浪漫的洗礼,从横腊的北山上下来,我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充溢了花香。

  一座理想的小城有了以上这些还是不够的。她还得有一些别样的人,那些她养育的人,得有故事,这样这座城才算真正有了自己被时间和历史眷顾的理由。我们中国人喜欢“人杰地灵”的说法,可见若没有别样的人,是无法真正让“地灵”二字落到实处的。

  金东可不是一般地方,她诞生了明朝开国文臣宋濂这样的大儒,这是金东的文气滋养出来的;她养育了革命家施复亮、钱兆鹏这样的先驱者和盗火者,这是金东的骨气滋养出来的;她生养了艾青这样胸怀家国的大诗人,这是金东深厚历史滋养出来的;她培养了施光南这样的人民音乐家,这是金东的深情孕育出来的。

  这是一座理想小城的模样,她不张扬,不媚俗,她紧跟时代步伐,又始终保有一颗古意的心。她从不刻意地展现自己的不同,但显然早已与众不同。

编辑:张静

分享到:
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