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0*70
浙江在线  >  金东新闻网  >  阅读影评
最美的遇见
婺州瓷
2017-10-11 11:28:47来源: 今日金东 夏玲

  唐代茶圣陆羽的《茶经》曾记载:“碗,越州上,鼎州次之,婺州次,岳州次……”

  我见过釉色莹润寥若星辰的汝窑汝瓷;见过以窑变艺术著称色彩独具韵味的钧窑钧瓷;见过精美绝伦古气盎然的官窑官瓷;见过纹样装饰丰富多彩的定窑定瓷;还有那有着金丝铁线,墨纹梅花片等神奇裂纹的哥窑青瓷,却是不曾见过被茶圣陆羽盛赞的婺州瓷,只能在一些资料典籍里寻找婺州瓷的身影,追忆它曾经的鼎盛辉煌,困惑着这一段文明缘何失落在历史长河中。

  偶然的机会,听一位制作龙泉青瓷的大师说起,龙泉青瓷的制作技艺就是吸取了婺州窑、越窑等古窑的经验,这令我感到惊讶,龙泉青瓷天下闻名蜚声中外,晶莹如玉的粉青和梅子青的釉色,青如玉,明如镜,薄如纸,声如磬,那样的精致绝美令人爱不释手,制瓷技艺已然炉火纯青,我从未想过它与婺州窑竟有着传承的关系。作为生活在八婺大地上的金华人,我对婺州瓷的兴趣越发的浓厚,心驰神往,总想着什么时候能揭开那一角面纱,一睹婺州瓷神秘的姿容。

  4月6日,我有幸参加了由浙江省作家协会、金东区委宣传部、区文联、区作协组织的一次采风活动,来到的第一站便是岭下的坡阳古街。一方清澈的池塘,一座古朴的追远亭,一条悠长的古街,古街深处隐隐传来婺剧婉转的曲调,瞬间拉长了光影,轮回了思绪,我仿佛陷入了那段隔世经年的梦境。

  踏着青石板路,徜徉在古街,耳边婉转的花腔应和着陈年旧曲,眼前斑驳的朱漆印刻着岁月痕迹,一顶大红花轿演绎着郎骑竹马来的戏,古街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诉说着淡没在时光中的兴盛与衰落,悲欢与离合,不同的是,有人匆匆而过,有人驻足聆听,便有了长街十里谁曾相问,红尘奔走,冷暖知否的感慨。

  我痴迷着这里的古色古香,观糠坊,登绣搁,赏着百岁花龄的牡丹,览传承了数百年的民间手工艺,乐此不疲,可我内心深处总觉得缺少了什么,我想,我应该是在寻觅一场能触动心灵的邂逅,即便隔着悠远的时光,亦能令我怦然心动的遇见。

  直到走进一间并不起眼的街边古屋,入眼便是墙上“寻找失落的文明……古婺窑火”几个大字,那一瞬,心底泛起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”的惊喜,我所寻觅的期待的遇见,就这样不期而至。

  一排排货架上,整齐的摆放着款式各异的婺州瓷。玲珑的茶具,一抹雨后天青色的色彩,莹润如玉,明媚又不失清丽,造型婉约的如同江南水乡的女子,灵动又不失柔美。一只灰青色,圆口方身的琮式瓶,釉色翠美清新,腴润如脂,线条流畅。还有那原始青釉刻宝相花天球瓶,褐色的釉面,精美的雕刻,古朴的造型,既有古陶器的朴拙厚重之感,又有新瓷器的圆润丰盈……

  我在一件件精美的瓷器前流连忘返,心头涌动着难以言说的情绪,这些就是我心心念念的婺州瓷啊!凝聚着几千年来婺州制瓷匠人们智慧与汗水的结晶。透过那或天青或黑或褐或乳浊的一抹釉色,我仿佛看见万年前婺州的匠人们开山建窑,红泥塑胚,烧制出第一批古陶瓷的情景;我仿佛看见唐宋鼎盛时期,婺州窑如雨后春笋涌现,白日车水马龙,夜晚灯火辉煌窑火不息的制瓷场景,一窑窑精美的瓷器出窑,一车车运往各地;我仿佛看见婺州窑落没时,匠人们坐在冰凉的古窑前望着那冷清的山道,落寞的眼神里依然燃烧着希望的火种……

  而现在,那一段失落的文明以如此惊艳的姿态重现在世人眼前,我心里只有满满的感动。我知道让熄灭了数百年的窑火重燃其中有多少艰辛,有多少人坚持不懈的默默付出。复兴之路任重而道远,我亦相信婺州的匠人们有足够的智慧和足够的坚韧,重塑婺州窑的辉煌。

  时光垂幔,岁月流云,曾经延绵了三千年的古婺窑火,将永远燃烧在每一个婺州人的心底,并为之骄傲。

  很感谢作协和宣传部组织的这次采风活动,让我与婺州瓷有了一场最美的遇见,不虚此行。

编辑:张静

分享到:
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