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0*70
浙江在线  >  金东新闻网  >  阅读影评
走过坡阳街
2017-12-01 09:50:00来源: 今日金东 陈宗光

  那时,我正走在一条古道上。天气不晴不雨,微风中飘荡着阳春的清鲜气息,使呼吸十分顺畅。古道从金华通往丽水,岭下镇岭一村是必经之地。村是新村,瓦楞锃亮,玻璃窗闪亮,水泥地光亮,路边树木郁葱,鲜花怒放。但把眼目一转,一不小心,就撞上一片白壁黛瓦马头墙,都是二层木结构老屋,想必这就是老村了。原来新旧村庄恰到好处地通过一条地脉连接,令人好奇。村中心是一口有好几个足球场大的池塘,仿佛一个偌大的磁性球,把老村新村吸聚地一起。池塘的水是活水,清亮秀丽,能照见人影树影屋影,四周亭台楼阁,还设有美人靠。毋庸置疑,这就是春夏秋冬村民们各类话题传承的集散地了。禁不住环境的感染,我毫不犹豫地在秀水边留下了一个作为纪念的镜头。

  心随景移,眼跟脚走。远望积道山,人走坡阳街。坡阳街在积道山脚下,古色古香,是古道的一段,居然有四百多米长,是旧时婺(州)衢(州)严(州)处(州)上通下达的官商要道,是古道中最繁华最经典的路段了。一群人,各式软硬鞋底踏在青石板鹅卵石铺设的街面上,发出各类轻微的脆响,融入古韵里,别有一种风情。古街两边砖木结构的楼房一幢紧挨一幢,高低错落有致,各式商店、作坊、客栈,好像钢琴的琴键般排列着,整齐有序。大门都洞开着,原居民悠闲地生活在割舍不掉的乡愁里,时时刻刻在咀嚼着存放在记忆里的喧嚣和繁华。

  穿越时空,在我脑际中复原的坡阳街的原景图应该是这个样子:挑担赶路、坐轿骑马,商贾客流各式人等或拂汗或摇扇,人头攒动川流不息;豆腐坊、酒坊、米坊、蛋糕坊的香味混杂在一起,溢满了长长一条街,使人欲罢不能;金银铺、婚装铺、打铁铺、剃头铺生意兴隆财源茂盛;烧饼店、馄饨店、小百货店,店店生辉;吆五喝六声、讨价还价声、嘻笑骂俏声、装疯卖傻声,声声入耳;夕阳穿透山影了,客栈门前大红灯笼高高挂,一天的喧闹开始慢慢沉入了长夜的温馨。日复一日,月复一月,年复一年,直到新的时代降临。格局变换了,荣耀失落了,可历史的信息储存在文化基因里,是难以消亡的,并以当代的形式诠释出来,让人回味。我边走边咀嚼着当年的市井况味,感慨之余,发现古街上原来还设有国民党时期的警察局,窥一斑略知全豹,可见当时此地商业的繁荣和物流的集散程度。

  望其气派布局,古街的文脉积淀想必源远流长。查其资料,果不其然。原来古街分上中下三段,上街标志性建筑有大王殿、观音阁、大井,中街有关公庙,下街则有明代画家朱性甫故居、朱氏宗祠等,街头与坡阳岭的水阁楼相连,街尾与文昌阁、追远亭呼应。无疑,当年古街的人文结构和商业氛围,也就是浙东南的社会缩影了。

  岁月流逝,芳华不再,门庭冷落车马稀,古街有点老了。斑驳的墙砖和被风雨侵蚀出流线形图案的门板,以及石门台上的题额,还有倚门而坐的老者脸上显现出来的皱纹阡陌,无不透视出了历史的厚重。虽然,辉煌已经消逝,但文脉犹存,直至今天,老街的居民仍坚守着这一方风水宝地,尽管现代交通屏蔽了昔日的荣光,可古韵仍荡气回肠。

  这是另一种大气纯朴,它拒绝了熙熙攘攘,摒弃了喧哗和浮躁,把本真情愫深深地嵌入了岁月的沧桑之中,如村中那口池塘里的秀水般安谧静美。

  我走进了一家客栈,许多木梁明显是当代翻修过了,这里的世界静悄悄。数十间客房分二层有序布局,类似于现代宾馆,有豪华和标间之分,摆设齐全点的应该是达官贵人们的落脚休闲之所,而标间通铺则供轿夫脚力们歇息了。这个世界总有贫富之分,但在客栈里达成和谐,也是盛世的注释。我双脚踏在吱嘎吟唱的楼板上,感觉听到了遥远的历史回声。

  走出客栈,我在老街徜徉许久,最后在一个草鞋铺门前停了下来。顾名思义,草鞋铺就是卖草鞋的店铺。用晒干的稻草手工编织的鞋,穿在脚上劳动走路,对现在的年轻人来说,是不可思议的事情,但于我,却是一段不可抛却的经历。编织草鞋也是一种工艺,看来简单,其实不然。草鞋尺寸有长短宽窄之分,质地有软硬厚薄之别,美学上有美观丑陋之形,这就是工艺。因为人的双脚千差万别。草鞋也是鞋,如不适足,磨损脚板脚背,那是一件很痛苦的事。面前正在操作的草鞋匠是一位中年男子,明显是一位编草鞋的内行了。他那十指在鞋架的经纬上灵活地来回穿梭,仿佛是在弹钢琴,一下子把我“弹”回了青葱岁月。

  那年月穷,我读小学时,就开始生产劳动,帮助家里勉强维持一日三餐温饱。尤其是暑假寒假,要备常年生火做饭的柴草。打柴是要上山的,上山就要穿草鞋。草鞋容易破,几天一双。父亲没有多少时间给我打草鞋,我只好自己尝试着学会这门手艺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一年下来,我变成了一个合格的草鞋匠。记得那年冬天下雪,别的孩子欢天喜地堆雪人,而我却经受住了诱惑,坐在凳子上全神贯注地编草鞋,最高纪录一天编了九双。几天下来,草鞋像晒鱼干似的,挂了长长的一溜竹竿,足够供我一年的劳动用鞋。面对自己的成就,感觉已经干成了一项伟大的事业,小小的心脏顿时激动得不行,赶紧溜出门外想玩一会儿雪,结果发现雪已经融化了。草鞋伴我劳动,伴我度过小青年时代,伴我成长为一个青壮年。

  又见草鞋,回忆往昔,不胜唏嘘。这就是乡愁。

  每个地方的古街都有自己的特色。逛坡阳街,总想给记忆仓库多进点货。美食呢?尝尝吧!我很高兴尝到了店主人免费提供的又脆又香的刚烤出来的酥饼,又很紧凑地饱餐了一顿豆腐宴。一个豆腐,素素的,做出了十数个菜,吃得人兴趣盎然……

  我想,如今的坡阳街,是金东区“非遗”灵魂的安息之地吧!

  走出坡阳街,我留下了脚印,带着一份乡愁,重新起程。

  编辑:张静

分享到:
Copyright © 1999-2017 Zjol.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